• 128閱讀
  • 4回復
連山藏書 離線

級別: 進士

顯示用戶信息 



賣家信譽:1
賣家好評率:100%
買家信譽:1
買家好評率:100%
拍賣等級:
買家星級:無星級
倒序閱讀   只看樓主     
樓主  發表于: 03-25
更多操作

錯位的二十八年

姚策告別儀式:親朋到場送別 生父母稱將與兒媳共同撫養孩子成人


  3月24日,“錯換人生28年”當事人姚策遺體在八寶山殯儀館火化,眾親朋到場送別。另一“錯換”當事人郭威從河南連夜趕到送別姚策,姚策在九江的養父母因過于悲痛未到場。在告別儀式現場,姚策的生父母泣不成聲。姚策妻子稱將按姚策生前遺愿,把他的骨灰帶回江西安葬。姚策生母杜新枝對各界關注表示感謝,她稱辦完喪事后希望回歸正常生活,錯換案最終宣判前,家人不想再被打擾。他們會按照姚策遺愿,與姚策妻子一起把他的兒子撫養成人。


  






  此前報道


  “錯換人生28年”姚策肝癌離世 最后朋友圈曝光


  姚策最放不下的還是自己的孩子以及妻子。在遺書中,他希望兩家人能夠和和睦睦地相處,不受外界任何聲音的干擾,然后將孩子培養成人,成為一個真正的男子漢。


  


  躺在病床上的姚策,表情痛苦。新京報記者 劉名洋 攝


  全文3252字 閱讀約需6分鐘


  姚策走了,帶著遺憾和不舍。


  生命的最后一段時間,他和生父母、妻子、孩子在北京的病房里度過,每晚都因疼痛而難以入眠,身體也越發瘦弱,顴骨高聳,蠟黃的臉皮耷拉著,因為無法進食,日??枯斠壕S持。


  離世時,姚策體重不足100斤,而剛檢查出肝癌時,他的體重有160斤。


  作為“錯換人生28年”的主角,姚策在過去一年里備受關注,質疑聲也一浪高過一浪:那些關于房產歸屬和姚策生母故意錯抱孩子的聲音,形成一股輿論漩渦,將他們吞沒。


  為了平復自己,在最后的一兩個月里,姚策選擇不看手機,日常只通過看電視、發呆、打游戲機的方式來打發時間,在家人的印象里,“他走的時候很安詳,不痛苦?!?br />

  最放不下的還是自己的孩子以及妻子。在姚策的遺書中,他希望兩家人能夠和和睦睦地相處,不受外界任何聲音的干擾,然后將孩子培養成人,成為一個真正的男子漢。


  姚策的最后一條朋友圈則定格在2月26日。


  他寫道:“其實我們一家的感情從未改變,28年的情感也不會因為網絡輿論沖擊而煙消云散?!?br />

  


  今年年初,姚策和妻子乘坐飛機轉院到杭州治療。新京報記者 劉名洋 攝


  錯換一生


  3月16日,姚策從杭州樹蘭醫院轉到北京。


  他的病情越發嚴重了,每晚都會因為疼痛而難以入眠。一周前,新京報記者在杭州最后一次見到姚策時,他留著板寸,顴骨高聳,蠟黃的臉皮耷拉著,青筋外露,聲音也非常微弱。


  作為醫學生,他比別人更了解自己的病情,便一直心心念念著要來北京,進行安寧療養?!跋M约核廊サ臅r候內心不會那么痛苦,希望有一個人能夠開導他,忘掉這些是是非非?!?br />

  對于姚策來說,人生足夠跌宕。


  1992年6月,兩個女人同在開封市首屈一指的淮河醫院待產,相隔一天生下兩個男嬰。


  作為家里唯一的兒子,郭威、姚策都是各自家庭的焦點。杜新枝和郭希寬日子不算寬裕,錢都盡著郭威花,還用自己的退休工資貼補兒子婚后的生活。在九江長大的姚策,兩歲半時被查出乙肝,許敏夫婦帶著他在國內遍訪名醫,買高價藥治療,小心翼翼地呵護著。


  2020年2月,姚策確診肝癌后,許敏想“割肝救子”,意外發現兒子的血型與他們無法對應,原來在當年接生的淮河醫院里,兩個家庭抱錯了男孩。當年4月親子鑒定結果出爐后,許敏夫婦立刻趕往河南,他們既想與郭威認親,也想找到姚策的親生父母幫他治病。


  姚策很快成為媒體關注的焦點。


  那年4月,在病床上的姚策看到了一篇名為《錯換人生28年》的報道,里面的人名均是化名,盡管他覺得自己的命運和那篇故事有無數的雷同,也沒有過多聯想。直到看到第二篇報道時,里面有一張他的照片,他翻回第一篇,才知道故事的主人公就是自己。


  “挺意外的吧,整整一個禮拜左右,也不知道自己腦子里想的是什么。因為確實沒有辦法把自己跟這種唏噓的命運聯想在一起吧?!币Σ咴f。


  


  姚策在北京一醫院進行安寧療養。朱世晨 攝


  最念及孩子


  杭州到北京,有一千多公里,駕車需10個多小時。


  姚策躺在120的救護車上轉院,但身體狀況一直不太好,基本不能說話。在醫院的這段時間里,他從過去每頓飯吃一兩口,到一口也吃不下去,生命完全靠輸液維持。


  但姚策似乎并不畏懼死亡。


  “我覺得命運終歸有安排,誰先走誰后走這個事,我們都應該很客觀地去面對它。生命賦予我們的意義不在于活著本身,更重要的是后面的責任,和對未來的家庭一個承擔吧?!?br />

  姚策常對妻子說,如果今生有機會,那自己會用余下的時間來好好愛她。如果今生沒有機會,便會選擇來世再好好愛她,對父母也是一樣的。


  他選擇接受命運。


  


  姚策親生父母參加二審開庭。新京報記者 劉名洋 攝


  此前,姚策還帶著妻子和兒子從江西趕赴河南,回到那個素未謀面的家,見了素未謀面的家人。他還去了自己出生的醫院——河南大學淮河醫院,參觀了當年自己出生的生產樓。


  這也是28年前,他的人生軌跡被改變的地方。


  “在這個時候發現了這樣的疾病,當知道當年醫院可能有這么一次可以避免的機會的時候,對醫院也有很大的追責的心態?!币Σ叩难蹨I流下來。


  從2020年7月開始,姚策一家就將河南大學淮河醫院告上法庭,他認為,因為被“錯抱”,自己脫離了有乙肝病史的親生父母的監護,因而沒得到嚴格的乙肝加強治療,未能及時注射疫苗,導致28歲就罹患肝癌晚期,涉事醫院應該對此負責。


  案件尚未完結時,2020年12月底,姚策病情加重,在家人的陪伴下來到了溫暖的廣西北海,轉院救治。


  1月22日下午,辦完出院手續后,他回到在北海租住的房屋。因前幾天突發出血、昏迷,他10余天未進食,臉色蒼白,渾身無力,站立、行走、起坐都需要他人攙扶。


  時隔多天,姚策再次見到自己的孩子。他甚至擠不出一個喜悅的笑容,因為疼痛,只能做出一個表情——牙齒緊扣,上下眼皮擠在一起。


  他立好了遺囑, 有一份放心不下的牽掛。


  當杜新枝幫兒子抹去臉上的淚水,姚策坦言,除了病痛,他的痛苦來源主要是對兒子的擔憂,“我在想,如果我的孩子在沒有父愛的環境下成長,對他一生而言,也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對我而言也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我很自責也很痛苦?!?br />

  “希望媽媽能替我把孩子培養成一名真正的男子漢?!彼嵵氐叵蚰赣H表達自己的愿望。


  杜新枝答應下,但她對姚策的那個承諾念念不忘,“你說等到你有個好的狀態,帶著兒子、帶著我們去云南?!倍判轮φf,她會一直等著,等著姚策身體完全康復。


  


  姚策妻子在給躺在病床上的姚策喂飯。新京報記者 劉名洋 攝


  愛與爭議


  在生命最后的兩個月,為了平復自己,減少外界給他帶來的傷害,姚策選擇不看手機,通過看電視、發呆、打游戲機的方式來打發時間。


  但還有人把網絡上的一些言論,發給姚策的父母和妻子。


  今年2月,隨著錯抱事件在網上發酵,關注此事的網友越來越多。他們有的站在姚策這邊,認為許敏“表面上打著偉大媽媽的形象,背后卻在做傷害姚策的事”;有的站在許敏的立場上,認為姚策應該把來自養父母的物質給予和愛全部還給郭威。


  網友對姚策家事的評判、指責,反過來影響著各方當事人。


  讓姚策記憶猶新的一次爭吵發生在2020年8月,當時他在上海治病。一天晚上,許敏不斷詰問姚策,某個攻擊她的網友到底是誰。姚策并不清楚那個網友的身份,一再解釋,但許敏不信,鬧到了凌晨兩點。


  然而許敏的記憶與姚策不同。她說那天晚上是她和丈夫在討論一個網友,她對這名網友的行為有些生氣。持續時間也不像姚策說得那么晚,夜里12點左右大家就睡了。


  


  姚策坐在輪椅上和親生父母及律師合影。受訪者供圖


  但爭議阻擋不了兩個家庭對于姚策的愛。


  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時間里,姚策的生父母、妻子孩子都在北京陪伴著他。直到去世,家人的記憶中,姚策也是安詳的,“他走得很突然,之前還跟養父母說有一兩月的時間,不過好在并沒有痛苦?!?br />

  23日下午,養母許敏聽聞噩耗后極度悲傷,臥床不起。


  根據姚策遺愿,遺體火化后將由家人帶回江西。因許敏目前身體狀況無法去北京,他們會等兒子骨灰回到江西,再送他最后一程。


  “我到現在都覺得,你永遠在我的眼前,永遠不會離開,我們會永遠在一起的。我就覺得,你離我很近,只是這28年來沒讓我見到你,是老天爺給我們開了個玩笑?!?br />

  而在去年11月,在杭州的病房里,那個連兒子的手都不敢拉的母親,反復念叨著一句話,“我們會永遠在一起的?!?br />

  附:2021年2月26日姚策的最后一條朋友圈:


  其實我們一家的感情從未改變,28年的情感也不會因為網絡輿論沖擊而煙消云散。只是目前家人確實受到網絡輿論影響非常嚴重,我希望通過法律能找尋真相,讓每個人都意識到,真正重要的是家庭,盡快開庭,盡快結束,然后斷網,關起門過好自己的小日子,這才是最后完美的結局。


  "錯換人生"28年 姚策養母曾怒吼:病孩子本是你們的


  兩位母親可能都在擔心,兩個兒子,最終或許一個也“抓不住”。


  
2月21日,郭希寬在杭州某醫院病房內照顧姚策。新京報記者 張惠蘭 攝


  網上的質疑聲一浪高過一浪。2月24日,“錯換人生28年”主角姚策不得不再次拿起手機,面對鏡頭。


  因頭發日漸稀疏,他剃了從沒剃過的板寸,顴骨高聳的臉顯得更小了,松弛蠟黃的臉皮耷拉著。盡管聲音沒有氣力,語調仍和從前一樣不容挑釁:“我這邊回應大家幾個事情……”


  回應主要針對網上流傳的房產歸屬和姚策生母杜新枝故意錯抱孩子的說法。大半年來,這些聲音形成一股輿論漩渦,幾乎要把姚策和生母杜新枝、養母許敏吞沒了。


  
1月24日,姚策在杭州某醫院與兒子視頻。新京報記者 張惠蘭 攝


  姚策和兩位母親的故事始于29年前的夏天。1992年6月,許敏、杜新枝同在河南開封的河南大學淮河醫院(原開封醫專第二附屬醫院,下稱“淮河醫院”)生產,住在同一間病房。因醫院疏忽,兩位媽媽出院時錯抱了孩子,直到2020年2月姚策確診肝癌,血型檢測后真相才終于揭開。


  2020年4月底,兩個家庭在九江認親,6月,又共同在上海為兩個兒子姚策、郭威慶祝了生日,氣氛和睦。但媒體鏡頭之外,深藏在兩個家庭間的問題、猜忌像玻璃上的裂痕一樣細密、脆弱。


  在輿論的聚光燈下,這些裂痕一點一點擴散開來。如今,玻璃終于碎了。


  現在,姚策病情持續惡化,能否好轉尚屬未知;郭威依舊在駐馬店工作、生活,大概率不會離開。兩位母親在兩個兒子間周旋、撕扯,她們可能都在擔心,兩個兒子,最終或許一個也“抓不住”。


  病危


  2021年1月10日早上7點剛過,廣西北海的一套出租房里,姚策吐血了。


  杜新枝來不及披上外套就沖了過去,只見姚策趴在床邊,嘴角有血,旁邊盛裝嘔吐物的塑料袋里是褐色的血,“掂著很沉”。


  送醫途中、入院之后,姚策仍在吐血,前后加起來將近兩升,醫院一度下達了病危通知。


  從病情上看,姚策與死神的這次交手或許是個意外。2020年12月底,姚策被確診肝癌10個月后,他體內的癌細胞已轉移到了肺部、骨頭,但病情還算穩定。他和妻子孩子、生母杜新枝、生父郭希寬一起來到氣候溫和的北海靜養,在離海岸不遠處租了一套房子。


  原本平靜的生活,被一場突如其來的爭執打亂——2021年1月5日,姚策在網上看到養母許敏和一名網友的聊天截圖,疑似喊話姚策:“拿著我出的錢,住著我買的房,吃著我送的米油,用著我送的日用品,欺負我不知道什么叫熱搜什么叫流量,組團造謠攻擊我,天理不容?!?br />

  為回應養母的“隔空喊話”,姚策當天就發布了短視頻,要把自己名下的婚房歸還許敏夫婦。不想第二天,許敏一名身在北海的堂表兄弟就給姚策發來微信,請他寫個房產過戶的委托書。


  彼時,姚策和許敏已經一個多月沒聯系了。因為許敏又就網友的言論找自己質問,姚策把許敏的微信拉黑了。1月9日中午,姚策的委托書還沒寫好,許敏就在家庭微信群里發話了。


  根據當時的聊天記錄,許敏指責姚策引導輿論攻擊自己,前幾天發歸還房產的短視頻是為了“把自己置于道德制高點”,讓粉絲“借機攻擊許媽心腸歹毒”。姚策和妻子熊磊再三解釋從未操縱網友言論,讓許敏去報警、起訴攻擊者,許敏對此并未回應。


  言談間,許敏還曬出了發現“錯抱”前自己給姚策轉賬的聊天記錄、疑似替他償還信用卡的蓋章憑證等,說“信用卡太多不想發了,調查取證吧”。


  當天晚些時候,姚策將聊天記錄截圖發到了網上,一兩小時后又自行刪除。但網友已把相關截圖保存下來、四處傳播,有人理解他的處境,更多人罵他是“巨嬰”“白眼狼”。


  第二天一早,姚策突然吐血,在醫院治療了十多天。許敏夫婦得知姚策病危后,馬上放下工作,趕到了1400公里外的北海。在北海,她多次撥打醫院辦公室主任的電話,還特意找到了醫院領導,請求他們全力治療姚策。但由于疫情防控限制,她和丈夫只能輪流到病房探望,一共見了姚策兩面。她安慰姚策,“你安心治病,不要考慮別的?!?br />

  姚策出院時比之前更瘦了,一米七六的個子只剩下一百零幾斤,像一只泄了氣的皮球。臉上原本鼓鼓的蘋果肌不見了,顴骨高高地突出來,嘴唇干裂起皮,說話的聲音像是從嗓子眼擠出來的,干癟沙啞。


  因進食、服藥只能通過輸液完成,他的手臂和腳掌上又多了一些針孔。


  被人攙扶著,他咬牙皺眉地挪進向陽的主臥。床頭柜上大大小小七八盒藥,怕刺激才出過血的消化道,已不能再吃。床下是一個塑料盆,盆里套著塑料袋,以備隨時可能發作的嘔吐。


  




  廣西北海的出租房里,姚策床頭柜上擺了不少藥品。新京報記者 張惠蘭 攝


  那天一早,杜新枝就在出租屋里等待姚策了。她跟著他走進主臥,看著他躺下,輕聲問他能不能喝水。姚策無力交談,只說“不能”,讓她出去,把門關好。


  杜新枝順從地離開了,原本想好的安慰的話一句沒說。雖然相處已近一年,她和這個親生兒子仍有一些距離感。


  在客廳,這個57歲的女人捂著臉哭了起來,聲音壓得很低?!斑M搶救室時(皮膚)還雪白雪白的,現在黃得很,干巴巴的沒光澤了?!?br />

  “無辜受害者”


  如果不是29年前淮河醫院的錯抱,河南駐馬店的杜新枝與江西九江的許敏很難再有交集。杜新枝下崗,與丈夫在河南經營小本生意,頭胎女兒智力殘疾,自己患有肝??;許敏來自高干家庭,是家里備受寵愛的小女兒,與丈夫同在衛生系統工作,度過了相對順遂的前半生。


  1992年6月,兩個女人同在開封市首屈一指的淮河醫院待產,相隔一天生下了兩個男嬰。出院時,許敏比杜新枝早5天離開,從此,她們與親生子經歷了28年的別離。


  作為家里唯一的兒子,28年中,郭威、姚策都是各自家庭的焦點。杜新枝和郭希寬日子不算寬裕,錢都著郭威花,還用自己的退休工資貼補兒子婚后的生活。在九江長大的姚策,兩歲半時被查出乙肝,許敏夫婦帶著他在國內遍訪名醫,買高價藥治療,小心翼翼地呵護著。


  2020年2月,姚策確診肝癌后,許敏夫婦意外發現兒子的血型與他們無法對應。許敏的丈夫重回河南,在駐馬店找到了親生子郭威。當年4月親子鑒定結果出爐后,許敏夫婦立刻趕往河南,他們既想與郭威認親,也想找到姚策的親生父母幫他治病。


  




  2020年4月17日,許敏、郭威在駐馬店高鐵站見面,許敏抱著郭威失聲痛哭。視頻截圖


  從雙方事后的回憶看,兩位母親初次見面時似乎不算愉快。


  彼時,杜新枝確診肝癌不久,剛剛動過手術,直到與許敏夫婦見面的三四個小時前才得知真相。她很難相信錯抱孩子的事實,摟著郭威的腰不舍得撒手。


  另一邊,許敏夫婦在賓館等了一整天,直到晚上9點才由郭威領著與杜新枝夫婦見面。郭威記得,杜新枝雖然難以接受這個事實,但依然和郭希寬一起禮貌、克制地起身迎客??吹綄Ψ竭@么年輕,大病初愈的杜新枝甚至感到安慰:“郭威還有這么年輕的爸媽,我就是走也放心了?!?br />

  但在許敏的印象里,杜新枝夫婦并不友善,自己進門時,郭希寬“惡狠狠”地問:“你們怎么找到這里來了?”杜新枝則坐在沙發上,沖著她大嚷:“我生病了,等我死了你們再來找吧!”


  盡管如此,雙方父母還是聊到了深夜,講述了尋找郭威的經過、姚策自小的成長,但姚策確診肝癌的事未被提及。離開前,許敏夫婦掏出一個小卡片,里面夾了一團手指肚大小的棉花,請杜新枝夫婦在棉花上留了血樣。


  如今想來,杜新枝仍然感覺那晚的事有些奇妙,“就覺得挺害怕的,這孩子怎么會不是我的?”她陷在錯抱兒子的劇變里,失眠、恍惚了幾天,也不知道姚策是否真是她的親生子。


  杜新枝的反應被許敏視作了勉強、拒絕。郭威把他們送回賓館后告訴杜新枝,許敏夫婦感覺他們似乎不想認兒子。


  幾天后,DNA檢測有了結果,姚策就是杜新枝夫婦的親生子。4月底,杜新枝身體略有恢復,一大家子人便開車到九江認親。在一家酒店的認親會場,站滿了扛著攝像機、舉著錄音筆的記者。


  杜新枝記得,自己從許敏身邊經過時本想拉拉她的手,但對方冷著臉,招呼都沒打,整場認親會下來沒有任何交流?;顒咏Y束后,許敏拉著郭威夫婦和兩個孫子女離開現場;杜新枝夫婦被撂在原地,最終跟隨姚策回家。


  




  2020年4月30日,姚策與生母杜新枝在九江初次見面。新京報記者 王清以 雷燕超 攝


  在一些網友看來,許敏的抵觸可以理解:患有肝病的母親是杜新枝,杜新枝又生下了同樣患有肝病并最終發展為肝癌的姚策;如果不是錯抱了孩子,苦難本該是別人的,與許敏毫無關系。


  面對記者,許敏也自稱“無辜受害者”,“我們整個人生毀滅,家破人亡,我們三代人的付出整個都沒有了?!?br />

  




  1月26日,許敏在開封高鐵站接受采訪。新京報記者 張惠蘭 攝


  2020年7月,這種委屈終于爆發。兩家人當時正在開封相聚,商議起訴淮河醫院。在飯店的包廂里,許敏一邊哭訴內心的煎熬,一邊講述帶姚策尋醫問藥的艱辛,“整個家族都毀了”。


  見她哭得傷心,郭希寬試圖安慰,“其實我們比你們更傷感,我給你一個健康的孩子,我們現在得到的是一個有病的孩子?!惫捲捯魟偮?,許敏激動地站了起來,瞪著眼睛大吼:“病孩子本來就是你們的!”


  猜忌


  為了給姚策治病,兩對父母雖有隔閡,對外依舊維持著表面的和平。但不知從何時起,杜新枝夫婦故意錯抱孩子的說法在網上悄然出現,沒人知道誰是流言的始作俑者。


  2021年1月26日,許敏在開封高鐵站細數錯抱孩子的多個疑點,比如助產護士與郭希寬的名字僅一字之差,有人因此懷疑其為郭希寬親戚,協助錯抱孩子;杜新枝1985年生過一個女兒,當年的住院信息上卻寫女兒是“死胎”;郭威的出生證和身份證上,出生年份被改小了3歲……


  對于這些問題,杜新枝一一回應。她說助產護士與郭希寬同鄉,但此前并不相識;當年河南的計生政策非常嚴苛,寫頭胎是“死胎”是為了隱瞞生育史;之所以把郭威的年齡改小3歲,是因為自己直到1995年才拿到準生證,進而開具了當年的出生證明。


  “根本不可能(故意錯抱)!郭爸農村家最注重血緣,而且自己生的孩子,哪怕是臭狗屎也不愿跟金疙瘩換??!再說姚策剛生出來各項指標都正常,能斷定28年后的今天嗎?”說起故意錯抱的非議,杜新枝有些激動。


  




  杜新枝拿出了當年的生產病歷,姚策出生時健康狀況正常。新京報記者 張惠蘭 攝


  姚策則把網上的流言蜚語當作笑話?!爱斈晔俏壹野謰專ㄖ冈S敏夫婦)先出院的,醫院也不傻。而且公安都介入了,這種謠言不攻自破?!?br />

  事實上,杜新枝夫婦曾在接受采訪、法院開庭等多個場合要求淮河醫院、開封市衛健委、開封市鼓樓區法院調查錯抱孩子的真相。但淮河醫院表示,因年代久遠已無法追溯錯抱細節,開封市衛健委也一直未公布調查結果。


  2020年9月11日,姚策、杜新枝夫婦起訴淮河醫院的法庭上,郭希寬突然從原告席里站了起來,用口音濃重的河南話聲淚俱下地要求醫院徹查真相,“給個說法,為什么會抱錯!”


  郭希寬的激動,超出許多人的意料。私下里,這是個好脾氣的老實人,家里的事多由杜新枝張羅。但那一天,他哭到泣不成聲,毫不理會身旁杜新枝的拉拽,法官多次提醒他控制情緒。


  “那時候網上就開始造謠說我們故意抱錯孩子了,我感到很委屈?!睅讉€月后重提舊事,郭希寬仍然語氣急促。


  




  案件一審開庭前,杜新枝、郭希寬(右)與代理律師。受訪者供圖


  盡管開封市鼓樓區法院的一審判決認為,淮河醫院母嬰登記混亂,管理存在重大過錯,是“這一過錯導致姚策和生父母28年骨肉分離”,但許敏似乎并不認可法院的結論。2021年1月24日,案件在開封中院二審的前兩天,杜新枝夫婦和姚策的妻子熊磊突然接到消息:許敏準備以證人身份出庭,證明杜新枝夫婦當年故意錯抱孩子。


  許敏事后解釋,自己當時想要出庭是為了呼吁法院徹查真相,“到底是誰造成的?什么原因?現在疑點太多了?!焙蠼浂判轮Υ砺蓭熍c醫院、法院協調,許敏沒有出現在庭審現場。


  2021年2月23日,郭威、許敏夫婦狀告淮河醫院的代理律師李圣,在網絡直播時表示應把“錯換人生”改成“偷換人生”,“故意錯抱”一說再次引發關注。盡管在次日的直播中,李圣提醒網友不要對號入座,但從評論區的留言來看,多數網友將矛頭指向了杜新枝。


  為此,姚策再次公開呼吁網友“反對誣陷”。4分多鐘的視頻里,他不時停下咳嗽,臉上的骨骼、筋脈因太過消瘦而凸顯。面對涌來的網友追討和媒體采訪,杜新枝的失眠癥狀也愈加嚴重。


  或許因為誤會太深,早在第一次開庭之后,兩家人的關系就降到了冰點。2020年10月的一天,許敏訂了酒店為姚策的兒子楷楷過生日,卻不愿同在九江的杜新枝夫婦到場。


  杜新枝記得,那天的九江下著小雨,她和郭希寬在陌生的城市里轉來轉去。最后,兩人隨意找了一家飯館,吃著面條,杜新枝的淚水在眼里打轉?!皬哪且院?,我就很失望,覺得沒有和好的余地了?!?br />

  養母子


  真相揭開后,姚策與養母許敏的關系也有了微妙變化。


  從理性上講,養父母越像從前那樣對他好,他的心理越有負擔,“你會覺得這種愛是難以承受的?!睆那楦谐霭l,他又期盼著那份只有母親才能給予的、獨一的愛,當他在新聞里看到許敏與郭威相擁而泣時,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姚策說,自己變成了一個愛吃醋的小孩,每次許敏與郭威通話,他都盡量回避?!案杏X就像是你靠了28年的為你遮風擋雨的墻,突然發現是別人家的了?!?br />

  2020年夏天,姚策真切地感受到了這種變化。當時他在上海治病,許敏夫婦前去探望后沒回九江,而是悄悄改道河南看望郭威,還領著郭威到姥姥家認親。許敏說,自己之所以瞞著姚策是怕他傷心,但事后,她把認親照片發到了一個網友群里,很快流傳開來。


  彼時,杜新枝夫婦正在上海陪伴姚策,有網友向他們透露了許敏的動向。在熊磊看來,許敏完全可以“大大方方”去河南看郭威,沒必要躲著,“我們從別人嘴里聽到,就覺得又是另外一種含義了?!?br />

  隨著錯抱事件在網上發酵,關注此事的網友越來越多。他們有的站在姚策這邊,認為許敏“表面上打著偉大媽媽的形象,背后卻在做傷害姚策的事”;有的站在許敏的立場上,認為姚策應該把來自養父母的物質給予和愛全部還給郭威。


  網友對姚策家事的評判、指責,反過來影響著各方當事人,尤其是52歲的許敏。事件發生前,她很少接觸社交網絡,每一點家事的流傳,都被她看作姚策、熊磊等人故意放風,干擾輿論。


  比如姚策回九江時自己沒去接站,自己何時去了姚策家、何時沒去等,她認為姚策夫婦故意釋放這些信息,引導輿論攻擊自己。但熊磊說,她和姚策都沒向外人透露過這些事,許敏對此非常懷疑,經常找來質問。


  讓姚策記憶猶新的一次爭吵發生在2020年8月,當時他在上海治病。一天晚上,許敏不斷詰問姚策,某個攻擊她的網友到底是誰。姚策并不清楚那個網友的身份,一再解釋,但許敏不信,鬧到了凌晨兩點。


  然而許敏的記憶與姚策不同。她說那天晚上是她和丈夫在討論一個網友,她對這名網友的行為有些生氣。持續時間也不像姚策說得那么晚,夜里12點左右大家就睡了。


  從網上流傳的聊天截圖來看,姚策曾對網友提起此事,為的是說明網絡暴力對他和家人的傷害。但在網友的多輪傳播下,事情一下變了味,成了一天凌晨三四點,許敏打電話把姚策罵了一頓。她覺得這是兒子在向網友歪曲事實,自己再一次被中傷了。


  “實際上我完全沒理由去做這樣的事,反而對我有壞處。我們互相指責其實是兩敗俱傷,對我的身體也極度不利,我內心承受著非常大的痛苦和煎熬?!?021年1月24日,姚策倚在杭州某醫院的病床上,臉色蠟黃,語氣無奈。


  




  1月23日,姚策由北海轉往杭州接受治療。新京報記者 張惠蘭 攝


  自從母子間出現裂痕,許敏對姚策的照料、陪伴日益減少。


  2020年4月底姚策到上海治療時,許敏夫婦即便要上班,也會先行聯系好專家把姚策送過去,再由杜新枝夫婦接手照顧。到了2020年10月中旬,姚策轉到杭州就醫后,兩個多月中許敏夫婦只探望過一次。


  許敏對此的解釋為,此前28年的骨肉分離太過殘忍,“我們想留更多的時間給他的親生父母?!?br />

  但姚策身邊的人看得出,他依舊在乎這個母親。熊磊說,去年11月底姚策拉黑許敏前,他的激動和哭泣大多源于兩人的爭吵。如今,熊磊偶爾發幾句針對許敏的牢騷,姚策也會打斷她:“你對媽不要有那種抵觸心理,可以嗎?”


  杜新枝可以體會,28年的朝夕相處無法輕易替代,在姚策最受煎熬的時候,他對許敏的愛的需求超過自己。


評價一下你瀏覽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動

搞笑

開心

憤怒

無聊

灌水
常潤 離線

級別: 白丁

顯示用戶信息 


買家信譽:0
買家好評率:0%
買家星級:無星級
只看該作者     
沙發  發表于: 03-25
天下本無事,沒逼操,閑的卵子疼的網友,加劇了事態的惡向發展,人家自己的事情自己不會解決嗎。
[ 此帖被常潤在2021-03-25 13:11重新編輯 ]
連山藏書 離線

級別: 進士

顯示用戶信息 



賣家信譽:1
賣家好評率:100%
買家信譽:1
買家好評率:100%
拍賣等級:
買家星級:無星級
只看該作者     
板凳  發表于: 03-25
回 1樓(常潤) 的帖子
說得很有道理呀。

級別: 論壇版主

顯示用戶信息 




賣家信譽:338
賣家好評率:99.71%
買家信譽:113
買家好評率:100%
拍賣等級:
書攤等級:
買家星級:
只看該作者     
地板  發表于: 03-25

《社區》是一潭死水,《動態》則是死水一潭,現在的孔網還能看什么?
常潤 離線

級別: 白丁

顯示用戶信息 


買家信譽:0
買家好評率:0%
買家星級:無星級
只看該作者     
4樓 發表于: 03-26
那就吹皺死水,致微瀾始擴而連綿,倘力有逮而不輟,會當興波。
描述
快速回復

22:30——8:00之間發布的帖子網站將于9點之前審核通過
 回復后跳轉到最后一頁
      爸爸跑运输我跟妈妈_公好大好硬好深好爽_白领性奴的耻辱生活_chinese中国农村夫妇_oldwoman老熟妇_18videos18